桥糕

谢谢你点开置顶,
一个住在秀坊的万花师姐,
原圈名临妗,各种脑残,
心开天籁,抱剑观花

花吐症[晓星尘]

ooc慎入

内含小星星

有些辣鸡废话。

小星星应该有眼睛!

姐弟谢谢。

理不直气不壮

**
花吐症,
知道吗?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
却又胆怯,
只是默默的关注着,爱着他。
你就会咳出一堆花瓣,
需要你爱的人的一个温柔绵长的吻。
和一个两情相悦的告白,
方可痊愈。

你今天又咳出来一大堆花瓣。
浅浅的墨青,
像极了他的眼。
你只能请假,
趴在床上翻着自己的微信看着自己的消息。
忽的看见他的头像闪动。
“你好点了吗?”
你忽然觉得很开心。
连咳嗽咳出来的花瓣都变少了。
你本来想要发一条“好点了,谢谢弟弟。”
可又一想,
会不会太热情了。
就慢慢的把字给一个一个敲掉了。
最后回了中规中矩的一句,“好一点了。
宛如性冷淡一般。
明明就是姐弟,
就和他隔了一面墙,
却还得用微信来联络,
连一句“弟弟”这么稀松平常的话都说不出来。
真是的。
明明不想要这样子的,
你想要的,
是像爱人一般亲昵的称呼,
而不是归于这一句冷淡的“弟弟”
病态的爱恋,像是慢慢融化的冰山,
变成灼热的爱恋。
但是你不能,
你知道,
他是法律界的新星,
所有人都把希望寄在他的身上,
他这一生没有任何的污点。
但是他如果真的和你在一起,
和自己亲姐姐乱伦的罪名会成了他最大的污点,
近亲繁衍的后果就是有一个畸形的孩子,
无论是你,还是他,
都承受不起这个责任,
这个后果。

像他这么文雅的人,
也应该找一个温柔细致的妻子,
而不是选择一个冷淡又病态的女人,况且这个女人,
还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姐。
你心好像被揪紧了,
只能慢慢的扶着东西走出去,手紧紧的捂着嘴,就怕忽然咳出一堆来。
刚走出房间,
你就被他揪着后衣领拎了起来,
你使劲扑腾,
一个不留神就咳出来一堆花瓣,
上面布满了血。
你和他都盯着那堆花瓣,
他轻笑一声,
“花吐症?”
你脸色窘迫,心像是被蛰了似的乱跳。
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就在他黑白分明的眼睛里,
看的清清楚楚。
他眼中那清晰可见的疯狂爱意。
下一秒他的唇就印了过来,
此刻呼吸交缠,
配合着他一句句重复着的“我喜欢你”
气氛暧昧。
你的头抵在他的肩上,
眼泪随着脸颊滑落,
逐渐打湿了他的衣领。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上,
痛哭一晚。

评论(1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