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点烟

谢谢你点开置顶,
一个住在秀坊的万花师姐,
原圈名临妗,各种脑残,
心开天籁,抱剑观花

给他的最后一封信

亲爱的他:

      我对你的感情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也许我是喜欢你的。

当时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我的心里是很奇妙的,找了好久你的镜头。

你笑起来很好看,眼里没有星辰大海,却是像乌黑的浓墨,夹杂着细碎的星光。

    很美好的眼睛。

我有的时候,会期盼和你的一个不期而遇,

但是在人群中只能望着你和另一个人走过的背影,

那天听见你的声音,

温和,有着蓬勃的生机。

我一瞬间爱上了那个声音。

因为喜欢你,我把自己放进了尘土里。

喜欢而爱着,爱而卑微着。

也许我只把你当成一个替代品,

也许我喜欢的是我对你的幻想,而不是你。
愿我不再喜欢你

我的男朋友不可能这么奶!

ooc小段子

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

违背道德伦理

**

蓝氏双璧[现代姐弟]

好像有点罪恶

/

你坐在姑苏湖边的长椅上等你的弟弟们下课,

等了许久才听见蓝曦臣的声音,

两个少年背着乐器从单车上跳下来飞奔向你,

扑到你的怀里,

明明已经是比你高的男孩子了,

还是这么幼稚,

但是你不介意,

因为他们是你最喜欢的弟弟。

云梦双杰[师生abo]

你站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讲着生僻字,

然后在不经意间一个扫视发现了正在发呆的两个人,

“魏婴江澄!你们待会来我办公室一下。”

放完狠话就走,

等他们来的时候办公室已经没人了,

两个人勾肩搭背,说是和蓝家的名门仙士蓝忘机打了一架,

又多了一个罪名。

他俩倒好像不甚在乎,嘴里照旧一堆混账话。

跟抹了蜜似的,

难怪是校内最受女生欢迎的Alpha,你想。

兰陵双花[母子]

(这对有点罪。。。)

“金子轩你要干嘛?我待会开会迟到你给我去杂物间面壁思过去。”你看着抱着你腰的大儿子,手痒的厉害。

他没说话,倒是小儿子过来拖走了他,

他挣扎了两下,两眼泪汪汪的问你“阿娘金家是不是养不起我了。”

你心下忽然心疼,

几日前被江家两个讽刺的话他到现在还记着,

但嘴上依旧不饶人

“说什么蠢话,金家好歹家大业大,就算你俩是个废人也能养你们两个好几辈子,何况你们这么能耐”

这是你最难得的安慰了。

聂氏双刀[师徒架空]

“聂怀桑你学学你大哥,同一年进来你大哥能一把刀砍了三大家你到现在还在玩那些泥巴字画!”你一拍桌子怒不可斥。

聂怀桑缩了缩脖子,显然没底气,

虽然你知道他耳朵里肯定塞了棉花。

他还在等聂明玦找他,

但他不知道他大哥今天出去夜猎了,

今天他估计得跪上许久。

但你好像有点心疼。


“薛洋!你欺晓星尘眼盲,骗他上床……唔!”


想写一个拆忘羡的乙女连载。。。


全场最亮眼的jk小姐姐

纵有千万个代替品,你总是唯一的焦点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确实是有。。。。。真实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恶梦[蓝曦臣]

ooc

xxj文笔

正文

**

我记得所有人,就是忘了你

**

“向前走,不要回头!眼睛上的蒙眼布,绝对不要摘!”

背后是他的话,你蒙着眼睛,跌跌撞撞的在山洞里转,好些天才走出山洞,

你还记得你走出来的那个时候,月满的光辉,

你满心欢喜的转头,却掉入了另一个时空,空旷的地方,昏暗的光线,单调寻常的电视机里,放着不寻常的内容:

[知名设计师因爱生恨出卖在做卧底警察朋友]

电视上的人,面貌温润,真真是俊俏,

却被拉成黑白照

眼前的视界扭曲成了咖啡拉花似的混乱,



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了魏无羡,

他难得一脸歉意,告诉你说他的板球砸到了你,

还能怎么办,只能接受哎,

你摆摆手,告诉他江澄一定会打断他的腿,

顺带把在门口的兰陵小公子给一起打发走了。

护士是江澄的姐姐,每天都拉着你絮絮叨叨的说上许久,莲藕排骨汤熬了一壶又一壶,你偏好安静,但听她说话也能做的安安静静的听,

下午少有人驻守,你推开虚掩的门,

挨个儿把临近的房间给进了个遍,

隔壁有个姓蓝的大爷,长着一把白胡子,大学教授,家里书香世家,据说他的二徒弟和魏无羡有一腿,

隔壁的隔壁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进院是因为头掉了,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是个王子病患者,姓金,和江澄姐姐有故事,你和江澄在背后叫他男孔雀。

你觉得很开心,但是就是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今天你趁护士不在,跑到了走廊尽头,

里面住着两个男人,一个蒙眼睛,一个背拂尘,

你好奇的冲他们打招呼,获得了蒙眼睛那个的一杯茶,

他说他叫晓星尘,另一个叫宋子琛,

茶里加了蜂蜜,很甜的花果茶,但不过分,很舒服,你觉得。

第二天你又去了,晓星尘人很好,他问你有男朋友了吗?

你说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温情姐姐已经帮我做了婚纱,

他只是笑,什么都没说,

护士又在找你了,你说你得走了,

走了之后,他们议论说,

昨天的新闻,

知名设计师温情因爱生恨出卖警方的卧底,

那个女孩子,等不来那个人了。

嬉笑着,

你进门的时候,

蓝忘机和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围在你的床前,

他说,

他死了。

/

你想起来了,

他死了,

在那声枪响之前,他蒙上了你的眼睛,

在泥泽里奔跑,罂粟花在开放,

黑夜是压垮他的最后一片稻草——

“蓝曦臣,我忘了所有人,也忘了你”